咕哒

题目不明(cp马赵


8)
“第一步,首先问一下谁愿意与另一个人关系好起来。”
“月英月英。”吕蒙来到蜀班门口喊着。
“来了,有什么事吗?”黄月英跑来门口。
“你可以帮我问问赵云和马超谁想与对方交朋友吗?我想帮他们让关系好起来。”
“嗳,不错的主意呢。他们两个的关系最近也很让我们烦恼啊。”
吕蒙在教室外面等,黄月英先找了赵云。
“赵云,你想不想和马超和好啊?”
“哈?为什么要和好?和个喜欢误会别人的**和好有什么用?”
“哦哦。”
很显然,赵云并不想和好。
于是黄月英又来找了马超。
“马超,你愿意和赵云和好吗?”
“我是随意的,不过如果你有办法的话还是和好比较好些?”
马超愿意和好,很棒。
黄月英回到教室门口,与吕蒙说。
“马超愿意和好,不过赵云不愿意,可能有些难办。”
“嗯!总之谢谢你!还要麻烦你把马超喊来!”
“没事的。”
趁黄月英进教室喊马超时,吕蒙已经在脑海里把之前拟定好的计划细想了一遍。既然他们两人不愉快那么必定是闹矛盾了,所以只要劝马超向赵云道歉,事情自然便会自然而然解决的。
“吴班的人?找我干嘛?”

9)
马超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副吊儿郎当的出来了。只能说不亏是组织过混混组织的人,痞子的气质天生不变 。
吕蒙其实不怎么喜欢这类人,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当然甘宁是个例外。
“你就是马超?”
“对是我。”马超点头。
“那好,你不是想和赵云和好吗?你和赵云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只有你说了我才可能帮你想出对策。”
“…好吧。”
马超把那天他堵赵云并说赵云是异装癖的事原原本本讲给吕蒙听。
“嗯就这样。”
“…你这样说一个男生可不好啊…我想不管谁都会想打你的吧…”吕蒙对马超很是无语。太直男了,掰不弯,告辞。不过很快她打消了这种想法。呸不对什么掰弯,是要让他们成为兄弟,浓浓的兄弟情嗯!不过赵云如果真的换上女装…改天去找杨婉和月英吧。
马超在旁边耐心等着吕蒙的计划。
“咳咳,这么说就是你的错了,你要去找赵云道歉啊。”说完最后一个字吕蒙小心地观察马超的反应,没有生气,只是在犹豫。
吕蒙继续劝说。
“如果你想和好,就必须这样做,而且赵云是会武术的人,你不想和他来一场格斗过过瘾?”
马超欲言而止,最后点点头,同意向赵云道歉。
吕蒙:计划通!
“那就这样,你把赵云约到那个地方,然后向他道歉并提出和解,一旦事态不对我就出来帮你解围。”

题目不明(cp马赵

lof的好处可能就是悄悄弃坑也没人发现吧…猛然想起我还有一个短篇没处理呢…死亡

7)

只是过了几天,三个班的人便熟识起来了,除了整天不见首也不见尾的孙权只和吴班人聊的开心,面瘫典韦基本只和曹操聊的来外,全学校人莫名的自来熟(一些人除外)起了作用,帮了很大的忙。三个班的人也经常串班就是了。

“喂喂喂!周瑜!”吕蒙在吴班高声喊着,后面跟着叮铃叮铃的甘宁。

“干嘛干嘛?”周瑜应声而来。

“再帮我叫一下小鹿。”吕蒙对身后的甘宁说。

“好!”

“周瑜帮我再叫一下鲁肃,好不好?”

“嗯?吕蒙有什么事吗?”陆逊来了。

“嗳~陆(吕)蒙蒙造(找)我吗?”周瑜拽着鲁肃过来了,鲁肃则拿着一个番薯在啃,含糊不清地说着。

“前几天我去蜀班找月英玩的时候,发现蜀班有两个人之间气氛很尴尬的样子…”吕蒙压低声音。

“你说的是…”周瑜想了一会儿“赵云和马…超?”他为防说错名字,特意补上两人发色。“那个蓝头发带发卡的和那个黄头发的”周瑜经常去蜀班找茬,美名其曰观察敌情,当然能看出那两人之间的与蜀班其乐融融的风格完全不同,特别凸显的尴尬气氛。

陆逊和鲁肃倒不怎么了解,只是旁听。

“所以说啊,要不要帮一帮他们两个?”

“还是不要管那么多事…”周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逊打断了。

“好啊~我感觉挺有趣的。”

“嗯…周瑜参加我就参加吧。”鲁肃这下就给周瑜出难题了。

周瑜看着吕蒙和陆逊闪闪发光的双眼,还有后面吕蒙看不到但周瑜却看得清清楚楚的来自甘宁的威胁,终是妥协了。

“好吧好吧,我加入就是了。”他无力地举起了手。

“好!那我们就开始帮他们出谋划策吧——!”

四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行了,那么初步计划就是这样了。”周瑜站起来。“剩下的就是实践了。这样,吕蒙你去托黄月英,让她去问那两个人。”

“好的!”


题目不明(cp马赵


6)

幸好是阵雨,虽然风大雨大但很快就没了。赵云见雨明显变小了之后立刻从食堂檐下窜出来,根据自己脑内想的路线一条一条跑,直到看到宿舍楼三个大字。

赵云差点没感谢老天爷了,让一个路痴走陌生路比登天还难。他现在只想回宿舍好好洗个澡躺下睡觉,但是他却忘了宿舍还有刚刚又得罪了一次的马超。

马超一向喜欢不来阴雨天,尽管很凉快。他在自己床上玩手机,最近很火的〇者荣耀。姜维仗着他前辈的宿舍就在隔壁,直接跑去了隔壁找他亲爱的前辈。黄忠根据自己所理解的阵雨之后必阳,抱着衣服去洗了。

门突然打开,赵云冲进了宿舍,他喘着粗气,问了一声洗手间有人没便拿上浴巾进去冲洗了,动作干脆利落简直满分。马超被这一出搞懵了,原本要秀的一波操作硬生生被吓停,换来水晶被一波推,爆炸加上失败的音效。成,他马超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但三番五次地这样他也有点恼了。

片刻后水的沙沙声停下,赵云裹着浴巾出来了,他看到了在床位玩手机的马超,盯了一小会,直到马超感觉到被人看着甚至有些不耐烦时才收回视线,上了他自己的床位。马超实在搞不懂了,要道歉他就道歉呗,这样盯着自己是要干嘛。殊不知话废赵云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才显得不尴尬。

黄忠抱着一盆洗过的衣服回了宿舍,见到赵云拿着两件湿湿的衣服准备去洗,他拍着赵云的肩“嗳兄弟你如果早点回来就好了,我把你的也顺便带去洗洗。”赵云小声嘟囔着“我也想早点回来啊…”便去洗衣服了。

黄忠去阳台搭完衣服回来后见马超一脸踩到狗屎的表情,打着哈哈。“我靠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哈哈哈跟刚才那位新来的室友聊的不愉快?”

“…很不愉快。”然而马超忘了他两在宿舍连交流都没有。

“哈哈哈还真被我说中了!”然后黄忠一秒止住刚才的样子,语重心长的对马超说。“不是我说,要和室友好好相处啊,虽然咱们这里没网上传的女生宿舍那么可怕但好歹也是同宿舍嘛,做个兄弟也成啊。”

马超被他说的心烦,看了眼时间打断他的话。

“一会儿去食堂吃饭?”

题目不明(cp马赵


不行我真想在前言里逼逼叨叨几句,但没什么好逼叨,就很蓝瘦(…
考前攒人品x


——

5)

乌云没有预兆的飘了过来,淅淅沥沥的小雨随着下了起来。虽然是炎热的夏季,但雨与风交织带来的凉意丝毫未减 ,只穿短袖未免还是有些冷了。

马超先前经常锻炼,所以尽管下着雨刮着风,对他来说也只是凉快罢了。先前的小雨滴逐渐成为倾盆大雨。马超站在宿舍走廊上看着这雨季的大雨,他拿毛巾擦着刚刚跑回来时淋湿的头发,可风却总把雨丝往他那里吹,马超无奈只好退回宿舍。此时宿舍只有三个人,包括马超。马超向来不爱管闲事,只是今天他不知怎么问了那两人一句。

“下雨了,咱们宿舍的第四个人怎么还不回来?”

“不知道,应该是没来得及跑回来,先找了个地躲雨去了吧。”

“哦。”

马超心里没由来一股好奇,好奇那个第四人去了哪里。他本不是爱管闲事之人。

赵云在食堂门前躲雨。

其实从他跑走到下雨的那段时间,以刚刚那个地方到男生宿舍的距离,以赵云优秀的体育成绩是完全可以只淋一些雨就回到宿舍的。——可惜他忘了路。

问,一个路痴在熟悉了一段路并记住之后忽然到了新环境会怎么样?

答,会依旧路痴。

而且因为刚才赵云太生气,导致他完全是乱跑的,因此更找不到路了。赵云孤独地站在食堂前,这时食堂还未开门,自然是无法进去。

啊真是的!赵云摘下发卡,他的头发没有发卡的压制炸了起来。下雨天没人会有闲心出来淋雨,赵云考虑到了这点,不怕被人看到。

他用手玩弄着发夹。思考着马超刚刚的话。果然这样真的很奇怪嘛…下次还是去买个蓝的吧…他把发卡重新戴上,狂躁的头发被压在底下。

这时,雨下得更大,风吹得更狠了。只穿了短袖且还被淋得湿透了的赵云只想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题目不明(cp马赵


4)
赵云一脸平淡的看着眼前丑陋不堪的人。
啊真是,好烦啊。他想 。其实吧赵云也没有这么消极,但接二连三的打劫总让人感到厌烦。赵云叹了口气,刚准备蓄力就看到眼前那人被一脚踹开,紧接着站在赵云眼前的就是马超。

马超又踢了踢被踹的人,确认他起不来了才骂骂咧咧地转过身。

“大学里面怎么有这种垃圾,从那个围墙里窜进来的。喂,你这家伙没事吧,叫我马…靠是你?!”

马超可忘不了那个让他出丑的家伙,赵云也同样忘不了他,现在情况倒是很尴尬了。

“啊,对是我…”

赵云眼撇向一旁,冷汗直冒。靠鬼知道怎么会在这遇见他!赵云强装冷静,然而内心早已炸毛。

马超盯着赵云,直到赵云被盯得头皮发麻,马超才开口。

“刚开始就想问了,你是异装癖?怎么戴着发夹?放心哈,我不会说出去的,那之后我们就是有一个秘密的兄弟啦。”

不能忍。

赵云对他微笑,然后一拳打在马超胳膊上,就毅然去往宿舍,然而打人的力度之大不能想象。

“你,他,妈,才是异装癖!谁他妈跟你是兄弟!”

想赵云他堂堂一米七八的身高,怎么可以被误会成这样???

另一边的马超就有点惨了,猝不及防被打了一下,正捂着胳膊缓解疼痛时,被人噼里啪啦骂的,然后那人就又头也不回的走了。马超暗暗地想。

第二次了。

题目不明(cp马赵

3)

“啊…”
赵云此时尴尬又犹豫。他是很怕推门进去就看到那位锦马超的。没事没事,还有其他同学,应该不会打上来…再说他要是没在呢…赵云自我安慰着。

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推开门,做好了应对尴尬的准备。
什么啊,只有一个人嘛…
赵云吐出一口气,暂且放心了。
我刚才那么担心干嘛…
显然他觉得刚才的自己很好笑,他走进宿舍,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做了个自我介绍就收拾起床铺。赵云不是自来熟,他不喜欢和陌生的人多说话,但他很好相处,至少是在有话题的情况下。

“你好,我叫赵云。”

“…我是姜维,你好。”

他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
赵云收拾床铺时想着,其实在他进门时就发现了,不过在打完招呼时更加确定了,他也不想冒昧去问。

然后姜维就出去了,赵云在宿舍里待了一会儿,用手机给自己家人汇报了情况后就也出去了,去了蜀班。
蜀班没了孟获倒是其乐融融的,刚才愁眉苦脸的姜维这会儿却又蹦又跳地跟在银白头发的一个人后面,还不停地喊着“前辈前辈!”,刘备和其他人很快聊到了一起,治愈的笑容使他在班里很突出,不久就有许多人被迷住了。蜀班人来的也差不多了 ,只剩不几人。

“唔…哈,迟到了…”
黄忠急匆匆地拉着行李箱向宿舍跑去。开学迟到,丢死他脸了。黄忠依稀记得他之前来报道过,知道自己的宿舍,但他快到宿舍时,却看到一个人,抬脚就朝自己宿舍的门踹去。
“等会儿!你干什么?”
黄忠出声阻止时,那个人已经把门踹开了,光明正大地走进去,黄忠捂脸。不是我干的昂…是他干的。在多次的自我安慰后,黄忠也走了进去,快速收拾好东西后就离开了。

马超站在宿舍门口,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反正是第一节课,开学典礼什么的,不去也罢。他回了宿舍,躺在他铺好的床上,就睡了。

开学典礼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在认真地听。众多学生在结束后直接奔回宿舍拿起手机刷刷刷。赵云在结束后并没有那么着急,之后是自由时间,他想熟悉学校地形,他想去找姜维,但姜维一直在诸葛亮身边,寸步不离的,赵云好像还看到了姜维头上的两只狗耳朵。
唔…还是不打扰了。赵云想。他还不认识那个黄忠,也不能找马超,刘备身边围了挺多人的,应该不会注意到他。
“唉…”他叹口气。最后还是一个人嘛,算了 ,赶紧走吧。

赵云走着走着就到了一个没有监控的盲区。
“唔,这里没有监控,要少来…”
赵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记这些,他是个路痴,尽管不承认,但他就是,所以记了这个也没用…但他相信凡事总有意外,万一他记得呢。

赵云感觉自己被猛的一推,推到了墙上,一只脚踏在了他头旁边的墙上。

倒霉,又被打劫了。














——

其实我也想在后面叭叭叭几句的er

点文

占tea歉



Σ咦不知不觉就超20fo了,超惊讶

就就就,点文吧。

梗,cp说清哈。

嘛,我这样的小透明估计也没人点了。

ummm就不打白狄的tea了。

题目不明(cp马赵,慎入)

(2

“好壮观啊…”
一个淡粉色头发(我不管,我说淡粉就淡粉!x)的男生包着一只死鱼眼的鸭子站在三国大学门口感叹道,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绿头发的男生和黑头发的男生。

“备备!我们赶紧进去吧!看看是不是在一个宿舍!”张飞兴奋地指着大门口。
“可是我更想去班里看看同学呢~”刘备带着歉意对张飞说。
“张飞,我们一起陪备备去吧,反正咱们三个是一定在一个宿舍的。”关羽笑笑,凑到张飞耳边小声说。“你也肯定不放心备备自己一个人去班里吧。”男生总是不愿意服输。即使是再温和的刘备,关羽也认为他会要面子。他不想让刘备把他的意思误解成“备备那么弱,还是陪陪他吧。”
“好吧好吧——”

蜀班——
蜀班秩序很好,可以说是三个班里最乖的了——
“我孟获就要霸占蜀班!”
…当然也总会有几个闹腾的例外。

祝融本来在安静地看书。白色的长发垂在脸旁,红色如烈火般的眼眸专注地盯着书上的字,手指捏着书页。然而当她听到孟获在鬼喊鬼叫时,把书猛的一合,高高举起,瞄准,丢!
“哇啊!”
站在桌子上的孟获成为一个最好的活靶子,完美地被书爆头,从桌子上掉了下来。祝融站起来,拖起孟获就出去了,木鹿和董荼那跟了出去。
“董荼那,等下要不要劝劝祝融…”
“唔…别吧,其实还挺好玩的。”
董荼那看起来疲惫的眼神闪闪发光。
“好吧…听你的。”
木鹿为孟获默默祈祷了一下,就跟着董荼那去看好戏了。

赵云拖着一个大箱子,略过一个个宿舍的门,看着上面贴着的纸,想要找到自己的名字。

啊,知道了!

赵云兴奋地看着纸上自己的名字,毕竟让他找了好久,他继续看了看宿舍里的其他人的名字。

姜维,黄盖,马超………ummmmmMMP…

饶是赵云良好的家庭教养,也忍不住爆了粗口。赵云可没忘记昨天的事情,他刚把人家打了又要跟他在一间房里,就算还有其他人,估计也还是无比的尴尬。

题目不明(cp马赵,ooc,慎入

(1

三国市,一个象征着和(核)平的城市。这个城市因有许多三国狂热粉而得名。他们狂热到什么程度呢,狂热到每个人都有一两件三国时期古董,更狂热到他们给自己孩子起的名字便是三国人物的,还有字。
三国市的市长资助在市里建了三国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由此三国市也著名了起来。不得不说,人傻(x)钱多啊。

“…倒霉。”
赵云在阴暗的小巷里跑着,头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一摇一摇地晃动,他踩过许多水洼,顾不了被溅湿的鞋和裤腿。

巷子总是遇到混混的好地方——刚下过雨,极其阴暗潮湿的巷子成了混混的最佳聚集地,可笑的是这里的混混还分帮派。

赵云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踩到水坑的声音。他不熟悉这附近的地形,只想着抄近路早点儿回家,没想到遇上了混混,还被打劫。赵云不想打架,只想早点儿回家,他凭着天生的大长腿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跑来跑去,很快就把混混绕晕绕没了,然而他也把自己绕迷路了。

“该死。”赵云泄愤地把拳头砸向墙壁,他又进了一个死胡同,然而幸运的是那群混混并没有找到他。赵云在巷子里左转转右转转。终于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不过它很快就被混混们挡得严严实实的。

“还是要打架的吗…”
赵云扶额,他不明白为什么混混们会盯上他,如果是因为桃红色的发箍的话他回去一定要换颜色。赵云的头发自小就又硬又多,只能戴上发箍压住一些,不然就会变成刺猬头,偏偏发箍又是他妈妈给他挑的颜色。

“唉,小弟弟别跑吗~至少把钱留下啊~”
貌似是那群混混的首领的人说着,往赵云的方向走过来,抬手就要给赵云一拳。赵云侧头一躲,蹲下一个扫堂腿把领头的混混扫倒在地。切,战五渣。赵云起身揉了揉手腕,脚踩在那个人的胸口,瞪着面前的几个混混。还剩下三个,不多,加上被打倒的那个还有刚刚好像跑了一个,五个,不多,算是小团体。赵云心想。他之前也算是当过一阵子混混,规矩什么的他也都懂。赵云为确保打架时不被偷袭,猛的踩了一下脚下的人,听到他发出的声音后才放心,冲上去就一个手刀砍向离他最近的人。他打架从来都是往死里打的。趁那人喊疼之际赵云一脚踹过去,同时躲开其他两人的攻击。他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都已经被打倒两个人了,还不走。

当赵云跟那两个人打得火热的时候,跑走的人又回来了,还带了个人,一头黄发,头上有一撮非常个性的毛朝刘海的反方向翘去 。他是马超,西凉混混组织的头,虽然搞得像黑社会组织似的,但依旧还是靠打劫度日的混混。马超向来相信boss总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但这次情况特殊。他的手下突然急匆匆地来找他,说是遇到了个难缠的家伙。马超只好跟他赶来这里。

赵云在干掉剩下两个人后扭头,跟马超对视。两股气压随之散出,旁边的小手下瑟瑟发抖。马超看完了赵云打人的全过程,他伸出手对赵云说。

“看你身手不错,考虑考虑加入我们组织?”

那想赵云理也没理他,直接绕过他就走向出口,马超拦住赵云。“这么不给面子啊?你没听说过我锦马超的称呼?”赵云想了想:…好像真的没听过…
“毕竟你打伤了我的几个小弟,可不能让你这么轻易走啊。”
赵云听了这话,伸手抓住马超的胳膊。
“打败你就能走了是吧?”
他深吸一口气,一个过肩摔把猝不及防的马超摔在地上,头也不回地跑走了。马超躺在地上。他从小到大打架从没输过,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这么惨。

赵云回到家已经10点了,下场当然是被赵妈妈训了一顿。
“子龙你怎么回来这么晚?现在几点了?即使是暑假也不能这样任性吧?明天你还要去大学报道呢!…”
赵云在被训了一顿后乖乖上床睡觉了,不管怎么说,他在自家人心里还是要当个好孩子——又或是他们家家教严格?或许吧。



——
彩蛋(大概
彩蛋严重ooc
一天晚上马超邀赵云在树下饮酒。
“哎,子龙,军营里没女人,让人好寂寞啊——饱眼福都不行。”
马超开口,赵云抿了一口酒,问
“那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从营里找几个生来俊俏的人穿上女人衣服饱饱眼福啦。”
赵云莫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继续问。
“你想挑谁?”
“当然是你咯~”
“…你什么意思。”
“你好看呀~”

四班拟同人!

(什么鬼垃圾像素哦
(是下方的画抑制了魏老板和晋老板的长腿x